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水

人生淡淡 茶水清清

 
 
 

日志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2018-01-11 20:04:53|  分类: 2017埃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阿斯旺到卢克索这段行程我们选择了3天2晚的游轮,至所以选择游轮不外乎还是受了影片《尼罗河上的惨案》之影响。关于游轮的预定,原本我是想到当地再找代理预定的,后出发前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正在埃及旅行的女孩,通过女孩的推荐我找到了Abdo。45美金/人/晚(含三餐及一顿下午茶),这价不便宜,也是我在网上了解到的最高价了,但当Abdo发给我游轮照片后,我没再还价,一方面游轮价格的高低与旅游淡旺季、游轮豪华等级、所住舱位高低有关,另一方面找到一位靠谱的代理在埃及太重要了,可省去不少麻烦,虽然Abdo报价比别家高,在接受的范围内我又从他处订了阿斯旺接机、阿布辛勒庙接送及卢克索两天的包车,事实上Abdo的服务的确很不错,卢克索一路他都有电话跟踪以确认司机对我们的服务是否到位。
            3月6日上午11:30分,Abdo从酒店接我们上了游轮,我们游轮的名字叫“SUN RISE",这是我们在2层船舱的房间,另2位同伴的房间在3层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下午船从阿斯旺码头出发了,再次坐船行驶于尼罗河上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游轮顶层的公共休闲区,前一区域是露天泳池,可惜这季节还是有点冷的,没有人下水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后部的休闲区域,游客除睡觉、吃饭,大部份时间应该都是在这里渡过的。下午茶也是在这里吃的,可惜我一顿都没吃上,第一天是在房间睡午觉错过了时间,第二天实在是肚子再撑不下东西,放弃了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游轮上的时光是悠闲的,观观景拍拍照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或三、五好友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黄昏时到达了康翁波神庙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许多游轮包括我们的都陆续停靠在康翁波神庙岸边,游客可以登岸去神庙参观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康翁波神庙是祭奉鹰神荷鲁斯和鳄鱼神索贝克的,是埃及唯一一座同时供奉双神的寺庙,又称“双神庙”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神庙以中心轴为对称,分别有两个入口,左边是鹰神荷鲁斯,右边是鳄鱼神索贝克。这座神庙建于托密王朝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在古埃及神话里,鳄鱼神索贝克是受到尊崇的河水和沼泽之神,拥有4倍的神力,是法老权威的象征。话说鳄鱼神在鹰神荷鲁斯小时候还保护过他,为躲避赛特(荷鲁斯的叔叔)追杀,母亲ISIS将年幼的荷鲁斯交给鳄鱼神,让他护送荷鲁斯找哈索尔女神代为扶养,后哈索尔女神成了荷鲁斯的妻子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神庙内的壁画,大都是法老向神敬奉的画面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神为法老浇灌生命之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这面墙是描述荷鲁斯神的,说起来荷鲁斯与鳄鱼神索贝克粗看很像,因发型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在嘴上,鳄鱼头索贝克的嘴更长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这是一组女性分娩及哺乳的浮雕,据说康翁波神庙里还有描述手术刀、剪刀等医辽器具的壁画,还有记载人类最早日历的壁画,可惜大晚上找这些画不容易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对于一个壁画控来说,晚上真不是看壁画的好时机,所以康翁波神庙我拍的照片不多,光线太暗,许多照片也都糊了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夜晚的灯光给神庙增添了一分神秘与神圣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3月7日早上7点游轮到达伊德富,这里有一座Edfu Temple,去往神庙还得坐上十几分钟的马车,当我们游轮到达时,岸边已有好多辆马车在等候了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马车行驶在伊德富小镇上,这些马车都是提供给游客来往于伊德富神庙的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伊德富神庙是敬奉鹰神荷鲁斯的,所以也叫荷鲁斯神庙,这座神庙由托勒密三世开始建造直到托勒密十二世,即埃及艳后的父亲完工,历经百年,其规模仅次于埃及最大的卡纳克神庙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宏伟的塔门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塔门上刻有荷鲁斯神及他妻子哈托尔女神的壁画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荷鲁斯神的化身是鹰,也一直以鹰头人身现世,在塔门一左一右处各矗立着荷鲁斯化身鹰的雕像,其脚下是法老,寓意得到鹰神的护佑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穿过塔门,里面是一个开阔的庭院,庭院三面被众多的石柱所包围,内庙入口处也有两尊荷鲁斯鹰像守护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内庙里的多柱厅,巨柱拨地而起,各式莲花型柱头,柱身花纹各异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顶穹天花板的彩色图绘,非常精美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庙内四周墙面上麻麻密密都是浮雕,有人物还有象形文字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几间内室的壁画真是美得无法言语,保存得相当好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左图为法老与荷鲁斯神,右图荷鲁斯一家,父欧西里斯(osiris)  与母伊西斯(isis)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前是荷鲁斯,后是阿努比斯,太阳船上的法老,寓意着法老生有鹰神护佑,死后有死神守护魂灵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法老进贡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胡狼的头,阿努比斯?赛特的儿子,荷鲁斯的堂兄弟(也有说是荷鲁斯同父异母的弟弟),阿努比斯是死神,墓地守护者,掌管和守护亡者的灵魂,对古埃及人来说,来生极其重要,由阿努比斯神帮助和保存尸体,这样才能复活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神庙的圣殿,有一座精美的花岗岩神龛和一艘太阳船,神龛内的荷鲁斯黄金雕像已不知所终,太阳船也是复制品,真品早已存于法国的卢浮宫。据说每年宗教仪式上,荷鲁斯的神像与在丹德拉的哈托尔女神的神像会置于这艘太阳船上,让这对分居的夫妻每年团个圆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神庙内殿两侧有楼梯通往神庙顶部,整个楼道刻满了浮雕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行走于昏暗狭窄的楼道,置身于千年神话中人物的包围,像是在古老秘室中寻宝,既神秘又兴奋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据说伊德富是荷鲁斯与赛特决战的地方,在神庙的一处有面专门描述俩人战斗场面的墙,可惜荷鲁斯神庙看点太多,时间有规定,我没有找到这面墙。
            来说说为何荷鲁斯与叔叔那么势不两立,那还得从荷鲁斯的父辈欧西里斯说起,欧西里斯原是个英明的君主,深受埃及人民的爱戴,但遭到亲弟赛特的妒忌,一次设计把欧西里斯骗进了棺木并投入尼罗河,淹死了欧西里斯。荷鲁斯的母亲伊西斯寻找多年,总算找回了棺木,赛特怕欧西里斯在伊西斯的帮助下复活,再次夺回欧西里斯的尸体,这次一不做二不休,把欧西里斯大卸十四块,丢弃于埃及各地。伊西斯也再次踏上漫漫寻夫之路,最后找到十三块尸骨,而最后一块也是人体最重要的“小弟弟”因葬身鱼腹怎么也找不着,只能用金子做了个,最后伊西斯把全有尸骨拼接起来,在妹妹奈芙蒂斯(赛特的老婆)和阿努比斯(赛特的儿子)的帮助下(在这里默默为赛特点根蜡烛,这人品~)做成木乃伊后复活,之后成了冥界之王。荷鲁斯长大后,为报父仇,与叔叔赛特展开了长达80年的战争,传说中荷鲁斯就是在这座神庙所在地成功杀死赛特,最终成为上下埃及之王,而伊德富就成了供奉荷鲁斯的地方,每年埃及人会在这里举办庆祝荷鲁斯战胜赛特的仪式。

            船继续往卢克索方向行驶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在阿斯旺与卢克索的尼罗河段,各种游轮穿梭其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尼罗河两岸风光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在一些靠近城市的河段会有一些商贩坐着小船追着游轮,向邮轮上的游客兜售各类小商品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生活不容易啊~这些商贩不仅要有好嗓子能吆喝叫卖,还要有一定抛掷技巧,因他们吆喝的对象在游轮顶层,距离不短,更需胆大心细,有时小船竟夹于两艘大游轮之间,很危险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尼罗河的日落怎会错过呢,这是船上第一晚的日落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这是第二晚的日落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晚上顶层酒吧的表演,每晚7点半开演,但我们游船第一晚没有,后来才了解到原来这船给一欧洲团包了7天,他们前两天就在邮轮上了,而我们算是散客半中上的船。好在今晚看到了表演,但上去晚了,前面的肚皮舞没看到,只看了场旋转舞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虽没有开罗固力宫的旋转舞那么好看,但还是仍值得一看的,可惜照机太差劲,糊的多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入中东记 ● 埃及篇(七)——游轮 - 清水 - 清水
             3天2晚的游轮之旅即将结束,明天我们将至卢克索,其实今晚我们的船已停靠于卢克索的码头。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