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水

人生淡淡 茶水清清

 
 
 

日志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世遗文化之地亨皮(之一)  

2015-07-12 17:32:56|  分类: 2015南印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1日 亨皮

            又一次夜晚班车,悲摧的我忘把外套带上车厢了,好在同伴苦禅把他的外套给了我,这次是卧铺,虽空调吹得有点冷,但还算能忍受。一晚上汽车停了好几个站,让乘客下车方便,也使得我一路迷迷呼呼睡睡醒醒的,于早上6点到达亨皮,下车时天还未透亮。3人直接打TUTU拉到了Kalyan Guest House,这是家日本人开的客栈,标间1200,单间1000,日本老板娘死活不肯把单间下价到800,我只能换地方了。同伴苦禅和CHRIS当天住在了这里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Kalyan Guest House坐落在村的尽头,再往东就田野了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客栈旁的羊圈,为这同伴们第二天就搬到了我住的客栈,说是味道太重,受不了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亨皮初印象很原始很生态的小村落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决解好住宿和早餐,出发去了维鲁巴克沙寺庙(Virupaksha Temple)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这庙需要门票,好象只要几元卢比吧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这是亨比最古老的寺庙之一,也是目前唯一留存下来使用的寺庙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寺庙进口右侧的大象,据说看见这大象,会保佑你发财哦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走进印度寺庙很难忽视石柱上的雕刻,这些都是印度艺术的瑰宝,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淡定的猴子,不管人来人往,我自泰然处之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印度神庙最有看头的还数庙檐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主庙殿供奉着湿婆化身维鲁巴克沙,这里的雕刻工艺更令人眼花缭乱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在壁檐与天花板间发现了这两幅挺有故事性的雕像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沿着维鲁巴克沙寺庙旁边这条小道上黑马库塔山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山上有些年代更旧的寺庙遗迹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从这里可俯视维鲁巴克沙寺庙及部分山下景色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沿着山往南前行,一座很古旧的石窟寺,一只公牛蹲坐在中间,神龛里供奉着一枚林迦,显然是座敬奉湿婆的庙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世遗文化之地亨皮(之一)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世遗文化之地亨皮(之一) - 清水 - 清水

 

            再往前行,走近另一寺庙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只见这里的石柱上很是讲究刻有雕画,再仔细一看竟没有一根是重样的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原来这里供奉着象神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亨皮大约有3700处遗迹,占地超过36平方公里,在这里最好的旅行方式就是租辆自行车,可怜我笨得令人发指,怎么都学不会,只能暴走了。近傍晚时沿着维鲁巴克沙寺庙的反方向而去,并不在意上哪,反正这里随处都是古迹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登上石阶,从这里回望我走过的路,可清晰见到维鲁巴克沙寺庙的高耸塔门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走了约十几分钟,攀上山顶俯视而下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老天~好一幅“失落世界”的画面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走近“失落世界”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探寻几千年的前人璀璨文化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感慨着古文明的历史与沧桑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流连于宏伟的历史杰作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穿过最后一座城门,进入眼帘的是一大块空地,两旁立有类似罗马柱的石柱,据说这里是古时的集市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穿行在这片空地里,想像着几千前年这里的繁荣景象,再触目眼前的景致,唯有一声叹息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集市的尽头,又是一城门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跨出城门,眼前豁然开朗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心随意走拐往左边一条通往湖边的小径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据一在亨皮遇见的驴友说,此地是成龙电影《神话》的取景地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湖对岸一片乱石之中的废庙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旖旎的湖边风光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往回转时,见太阳还没完全落山,赶紧又跑上黑马库塔山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好运,恰巧赶上了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太阳落下,许多人包括我都久久不愿离去,继续沉迷在这片满目棕榈乱石的废墟之中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2)——亨皮(上) - 清水 - 清水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