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水

人生淡淡 茶水清清

 
 
 

日志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2015-08-08 11:59:18|  分类: 2015南印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4日 享皮——霍斯佩特——海得拉巴

            半夜睡觉冷得牙齿打擅,起床把电扇关了,一会又闷热得气透不过来,明显的发热症状啊,果然早起感觉比昨天更不适,全身无力,一下把剩下的两颗感冒药都吃了。这下不敢再乱跑了,因为今天我们将离开亨皮前往下一站海得拉巴,而且之后的行程安排都是一天一个地方,没有健康的身体无法承担之后的旅程。早餐后感觉稍好些,至少热度没了,但怕有反复,所以在餐厅里一遇见中国人就踹上去讨退烧药,那情景现在想想还真囧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原计划下午出发去霍斯佩特坐火车的,白天还有大把时间可在亨皮逛逛发发呆,我们火车的时间是晚上7点的,现因身体原因,我与CHIRS中午就离开了亨皮。班车于半小时后到达霍斯佩特,打了TUTU让司机直接带我们到离火车站最近的酒店,司机找的这个酒店真心离火车站特近,确切地说就在隔壁,酒店看上去象星级酒店,但也真贵啊,我们只呆几小时要价2200卢币,我想不住了,CHIRS说你身体行吗?好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咬咬牙住下了。

            霍斯佩特火车站,很小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2月5日 海德拉巴——奥兰加巴得

            坐了一晚的火车,天微亮到达海得拉巴,第一件事还是先找酒店,按原先想的是在海得拉巴逛一天景点,晚上坐火车去奥兰加巴德,但现在身体需充分休息。第二件事就是找医院看病,想确症一下我的病因,昨CHIRS一句“你不会得了虐疾吧”的玩笑话,让我瞬间凌乱了~,随后我的已从印度回国的伙伴们得知我的状况后,纷纷通过微信给我普及了一下关于虐疾的病情,越看心越凉啊~

            找到酒店放下行李,立马出门找医院。酒店的前台告诉我不远有一家,路上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印度人从后面停在我面前问我去哪?我说去前面的医院,他让我上车他载我去,车停在了一家有红十字的房前,我不停致谢,他握了我把手骑着车走了。走进门告诉前台我病了我想找医生看看,前台告诉我这里没有医生,随后指着我来时的路说,看医生在那个方向,就在不远处的一栋楼里,我茫茫然地走向这栋楼,这是一栋民宅楼啊,楼底倒也有一红十字,问了街边的小贬,小贬说医生就在楼上,登上楼随着楼道里的指示牌,越走心里越没底,这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像国内的黑症所啊~~上了5楼,门锁着,看来医生还没上班呢,想想还是再去先前的一家,怎么说看着还像个卫生所之类的地方,可能我没表达清楚,再去问一次吧。又返回到第一家,前台还是告诉我这里没有医生,我问附近有没有医院,大的医院,这次他在纸上给我写下了医院的地址,出门打了TUTU去往纸上写的地址。

 

            海德拉巴的医院,下车吐了口气,总算找对地方了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走进医院,很干净明亮,人也不多。底楼有个接待前台,问我看什么病,我说发烧,他示意我上二楼,二楼也有接待台,我说明了病情,接待让我先填写一份资料,需填上姓名、年龄、国籍、职业等一些情况,填完后她让我坐着等一下,十分钟后她告诉我已帮我联系了医生,11点钟,我一看表现才8点多啊,我说不行,能不能早点,我没有太多时间等,她让我等一下,然后告诉我10点,能不能再早?只能10点,我一下明白了原来这里上班时间是10点钟,怪不得医院里人这么少,好吧10点就10点吧!接待让我先缴500卢比,我感觉类似我们的挂号费。先吃早饭吧,跑出医院,街对面有许多小贬在卖吃的,一看没啥对胃口的,又跑进院内在二楼楼梯口有个小卖部,买了一包饼干,然后就是边吃边无聊地等待,没想不一会有一穿衬衣打领带的男士跑到我面前向我介绍,我当医生来了,他说他不是,问了我病情,他说别担心,到时医生会给你检查的,他领我上了四楼,我见这楼层楼梯口还有两保安站着,看来不是随便可以进入的地方,他带我进了一办公室,来了两穿正装的男人,我猜是医院的领导之类的,问我从哪里来,现在感觉如何,随后BLABLA地说着什么,就我的一点英文水平,我只能大致听懂他说叫我别担心,他们这家医院不仅针对国内的患者,也症治国际患者等等,随后那位带我来的男士又请我到另一间房休息,说医生来了他会来叫我的。

            医院的底楼大堂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四楼的贵宾休息室,可躺可座,室内还带有洗手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还有电视可看,呵呵~真是贵宾级的待遇了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10点那位男士再次出现,带领我下二楼找医生了,我见楼下症室外坐了许多人,看来我这位“贵宾”享了特权搯队了,进去那位男士把我的病情告诉了医生,我只对医生问了句,我是不是得了虐疾?医生仔细观查了我的眼睛、喉咙等,问了问我些问题,拉肚子吗?胃痛吗?想吐吗~~等等,随即开药方了,前后不超10分钟看完了,男士再陪同我付款拿药,站在拿药窗口我还有点纳闷地问男士,我不用抽血什么的检查?他说不用,你就照着医生的嘱咐吃药就行,他一一在我的药包上写下什么症状吃什么,什么时候吃,吃几片,见我弄明白了,与我再见走了。

            左边为医院病历卡,右边为我配的药,有退烧药、胃药、消炎药等,共5种药,约合人民币只有10元左右,想想我们国家看个感冒发烧病,配个药起码一、二百元啊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上了医院总算放下了心,精神也顿时有了,回酒店拉上CHIRS上街逛荡了,坐车去了四塔门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四塔门周边热闹的集市,开有许多珠宝店,真是晃闪了人眼~据说这里的婚礼纱丽、珠宝和手镯享誉南印度,也是印度珍珠交易的中心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四塔门Charminar,海得拉巴的主要标志性建筑,建于1591年,是为纪念海得拉巴的建立而修建的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塔底下很阴凉,许多人在这里休息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关于这个四塔门还有一个版本说是印度教与穆斯林教联婚的爱情象征,话说在海得拉巴的大街上从妇女的穿着上你就能明显区分印度教与穆斯林教,在这里坐公车也有讲究,妇女靠前,男士在车厢的后面,男女不能同座,但做为我们外国人可以例外,就我目测,海得拉巴的穆斯林信徒比其它城市来得多,与印度教一半一半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登上塔楼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塔楼上可俯视四塔门周围的街巷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在四塔门的不远处,还有一座古清真寺,建于1687年,这座清真寺是世界上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可容纳10000名信徒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它亦是海得拉巴城中最好的伊斯兰教清真寺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这座清真寺在2007年曾发生过炸弹袭击,死伤多人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清真寺室内女性不得进入,只能在室外做祈祷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德拉巴 - 清水 - 清水

 

            海得拉巴的高等法院,非常之大,建筑别有特色,很是宏伟,这是我们在前往四塔门的公车上看到的,所以从四塔门出来后又打了TUTU前往那里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可惜的是不让进,我们只能围着四周外墙观望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如此痴狂,如此无奈,我的南印之行(25)——海得拉巴 - 清水 - 清水

            再次搭上公车返回酒店,洗漱稍休息后退房前往火车站,今晚我们将搭乘8:30分的火车到奥兰加巴德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