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水

人生淡淡 茶水清清

 
 
 

日志

 
 

09川藏行(下)  

2010-03-25 13:54:31|  分类: 2009川藏南北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3-5日,晃荡在拉萨的大街小巷、寺庙、酒吧,流连在八朗学、东措、吉日的留言板前,上面多是去阿里、去林芝的贴子,对去阿里有点动心,但对目前自身的身体状况不是太有信心,但取道林芝回成都,再走回头路心又不甘,几番联系下,终于约了一香港驴友出那曲经丁青、昌都走川藏北线。

       拉萨是一个很容易结交到朋友的地方,大家从不同的目的地汇聚到拉萨,然后又奔赴各自地方。在八朗学、东措、吉日,在各式酒吧,甚至在街上,驴友之间非常热情,大家相互交流旅行心得,从中你可以获得很多你想知道的信息,那种没有城府、没有算计的交谈,往往让人忘了时间,你可以不用知道到他(她)是谁,彼此间敞开心扉,说不定这其中的他(她)就是你下次征途的同伴,有些甚至于会成为你永久的朋友,这就是拉萨的魅力,这就是旅行的魅力,也是众驴友乐此不疲地踏上旅途的原因。

千里迢迢来拉萨,怎么也要把布宫看个够吧!来张正面全景

09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从对面药王山看布宫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从布宫后面的花园,看布宫的背影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虔诚的教民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与拉萨阳光一样灿烂的笑脸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大昭寺一角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大昭寺屋檐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恰巧看到辩经场面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拉萨郊外,有个“农家乐”,那里可以喝茶、打牌、钓鱼……悠闲得忘了一切。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9月6日,终于又上路了,我的同伴是个非常幽默的人,称“老顽童”,我们包了舒的车回成都,虽只有三个人,但一路上一老一小,笑话连连,并不寂寞。

从拉萨到那曲的公路与青藏铁路线基本上平行,铁路线一直陪伴在我们左右。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藏北风光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9月7日,从那曲到索县,今天可谓是地狱之行,一望无际的山路,望不到头,司机舒老大是越开越绝望,我与老顽童是不断反思我们那根神经搭错了,跑到这地方。对我来说,还有另一大折磨是藏北的广宽天地啊,根本找不到一处“方便”的地方,我只能忍,再忍。整整跑了12个小时,天将暗时,总算开上了索县县城的柏油马路。索县很小,没有住上索县最好的政府办的宾馆(好象叫邮政宾馆的),有会议全客满了。找了家私人带饭店的旅店,住宿条件较差,就一个共用厕所,还不带水箱的,据老板说,由于当地气温低,县城不能装水管,所有的用水(包括吃、喝、洗)都花钱买来了,或自己去提,不知真的假的,很难想象索县人民是怎么解决他们的洗澡问题的,这也是我一路感觉住宿条件最差的县城。

行驶在一往无际的藏北公路上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偶尔看见公路一处的小村落。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9月8,昨天进县城时看见了小布宫,但因天色已晚,还要找住的地方,没有停留。今早才领略了索县的小布达拉宫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从索县到巴青、丁青的沿路风景要比前两天丰富多彩,山川、河流、牧场、雪山……我们一路走,一路拍,美景让我和老顽童一扫昨日的郁闷和疲惫,兴致勃勃。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看到远处雪山没?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路边的玛尼堆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像不像一条千年龙正扑伏在地下睡觉?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半道上,它乡遇故人,碰到了在拉萨玛吉阿米酒吧认识的图钉和他一群从上海自驾西藏的车队,拉萨时原打算跟他们车队回上海的,但他们要先去纳木措呆一晚,所以放弃了,没想在这里又遇见了。图钉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是:“昨天路上,绝望啊!”原来这段路他整整开了22小时!嘿嘿~听了他的话,我又不得不佩服我们司机老大啊!随后我们一路同行,直至到四川甘孜。

       9月9日,早从丁青出发到昌都。丁青到类乌齐这段路,仿佛前进在一个放大的山石盆景里,到处是突立的岩石山体都是红的,土地肥沃,成片成片的梯田,欣欣向荣。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梯田一片连着一片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天然原始牧场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奇峰怪石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午饭在类乌齐吃的,出县城关口,所有车辆被拦,听说前面在修路,交通管制,得下午五点才能通行。还好车队中的一辆车上载了一位搭车的县办公室的人,通过她的联系,我们的车辆被放行了。感叹啊!有权就是好啊。

高原的天气,上午还是阳光明媚,下午就是阴雨绵绵。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9月10日,今天我们要进入四川第一个县城德格。一早去昌都的寺庙转了一圈

昌都寺,又称强巴林寺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每座门口,整齐堆放着僧人所穿的鞋,给古朴的寺庙增加了一道亮丽风景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从昌都寺外,拍摄到的县城景貌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从昌都到德格的路上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一经四川的地界,就驶上了柏油路,路面非常好,到达德格县城已天黑了。

9月11日,德格印经院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印经院外的白塔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被经幡包围地木屋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到雀儿山时,一边阳光明媚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就在这山上,司机接到家里的报丧电话,当日要赶回家乡丹巴,也彻底改变了我后几天的行程。

另一边却是乌云密布,雾里看花。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雀儿山脚下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新路海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出新路海后,我们匆匆赶往甘孜,司机按排好我们后就奔丧而去,我与老顽童决定结束我们的行程,自已乘班车回丹巴。

甘孜的公路边有条河,非常美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我与老顽童坐在田埂上,喝着茶,等待夕阳。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我最喜欢的一张,天高地远任我翔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天路,走过去就是天堂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好巧不巧,到甘孜汽车站,竟被告之明天去丹巴的车因举行什么活动取消了。打听到早上5点会有许多私车在这里拉客,为了方便,我们就入住了汽车站对面的一家旅店,条件还不错。傍晚逛街回来后,正碰上许多私车在拉客,为了保险起见,我想先订下车,几番讨价还价后以110元到八美成交,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订下的这辆车是11人座的,车况较新。

       9月12日,上了车,我愣住了,老天啊!我怎么忘了除了人还有行李呢?!这车没装行李架,能坐3人的后座堆满了包袱,只能免强挤2人,中间一排3人,因有行李附加座不能翻出,1人只能坐行李上,我们坐在司机后排,挤了4个人,靠窗位置让给老顽童,我坐中间,边上的附加椅上坐了二个20不到的藏族小伙,我脚边还放着我那55升的背包,身体包括脚根本不能动。整辆车就司机与司机边上的人坐着舒服,我想司机也是按着车上座位来拉客的,根本不考虑其它,就这样11人加大包小包上路了。这一路上,不知是真晕车还是潜意识里逼迫自己睡觉,我觉得我真的睁不开眼,一直昏睡着,就想一觉醒来就到了,这样就少些痛苦、少些折磨了。欲哭无泪这是我从甘孜到八美路上的全部也是唯一的感受。

       到八美已是中午,吃完饭,我俩再找车到丹巴。从八美到丹巴的路,非常美,非常幽静。到丹巴后,我们决定直接上山去中路。08年曾到过中路乡,小村朴实安宁的环境给我留下了美好记忆,所以想静静呆在这里几日。不想到了中路桑丹家,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一群可能是杂志社的人正喧哗地拍着照,风景还是原来的风景,但原有的安寂已不复存在了,是啊!在市场经济下中路终于变成第二个藏塞了,原本想在这里住上4天的,但中路已不是我中心的中路了,所以决定第二天就下山。

傍晚的中路显得那么的安详,但对我已没有任何吸引了。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9月13日,打算吃完早饭到附近的碉楼上看一下就下山。出发前门口遇到一位广东男孩,他在此地等一帮朋友去党岭。他05年也曾来过这里,他说带我们去喇嘛庙,还有一处的观景台,没想这一走,是我除了米堆后的又一次长时间途步。我们差不多把整座山都跑遍了,山村这季节到处种满了苹果树和梨树,随手可摘,对根本没准备长时间途步的我们来说,真是天赐的食粮啊。

中路的喇嘛庙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中路的碉楼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烈日下耕种的农妇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和这些家伙窄路相逢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我们行走在风景如画的田间小路,累了就地一坐,渴了就以苹果、生梨为食。广东男孩儿还拿出他的零食与我们分享。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在中路最高的观镜台上,俯视中路全景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一圈兜下来,回到桑丹家已下午4点了,由于走了一整天,比较累,我们决定再住一天,第二天下山。

       9月14日,早上起床时还下着大雨,我们收拾好行装,等着送我们下山的司机。

雨后云消雾散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旅程中与同伴的分离总会带有一丝伤感,那怕只是相处没几天的陌生人,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分离就有相聚,下一程你又会惊喜于另一个或另一群陌生人带给你新的感受,又会重新陷入结交新朋友的热情中,这就是旅行带给我们乐趣。

       到了县城,一路与我为伴的老顽童与我分手了,他将前往藏塞、党岭,继续他的探秘,而我就留在此地。找好住宿,扔下背包,一个人无目的地在县城内闲逛。走在既陌生又熟悉的街道,心中有一丝感慨,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次来到这座小县城。

       我所住的宾馆前有座桥,两条不同颜色的河水从两个不同的地方汇聚在一起,这条河就是大渡河,此处也是大渡河的起源地。

川藏行(下) - 清水 - 清水

       9月15日,睡到自然醒,闭门躺在床上看书、看电视、吃零食,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已很久没有这样了,久远得好象在梦里。

       9月16日,天还未亮,背起行蘘出发了。是的,我的整个川藏行结束了,今天将坐车回成都。在汽车站遇见了一位与我同样穿戴同样背包的男孩,很自然地我们坐在了一起,一路上彼此分享着自己旅途的经历,十几小时的路程因为有了彼此的故事,从而并不显得漫长和孤寂。

       9月17日,坐在飞往上海的机舱上,带着不舍地看着渐渐模糊的双流机场,3小时之后我将又回复到现实的生活中,扮演着我该扮演的角色。期望着下次远行,我相信川藏我还会走、拉萨我还会来,因为珠峰,因为阿里,因为不曾走完的路。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行摄大地
阅读(4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